当前位置: >国际>国际视野>

一名阿拉伯咖啡商的40年中国改革开放情缘

时间:2018-12-20 11:22来源:人民网 作者:记者 曾书柔 法伊萨 点击:
作为最早一批的外国留华学生,巴勒斯坦小伙儿克里木·杰迪抵达北京的时候,未曾想过,自己在中国一待就是40年,恰好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几乎整个过程。

人民网北京12月19日电(记者 曾书柔 法伊萨)1979年,作为最早一批的外国留华学生,巴勒斯坦小伙儿克里木·杰迪抵达北京的时候,未曾想过,自己在中国一待就是40年,恰好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几乎整个过程。

1980年,克里木在北京天安门前留影(受访者供图)

彼时的中国,街头时尚色是蓝和灰。夏天的时候,街上的人们大多是一身白衬衫和蓝裤子,冬天则是深蓝色、灰色的中山装。克里木很快入乡随俗,也穿着同样的行头,在北京天安门前、上海黄浦江边留下了照片。

“那时候的生活很简单。”克里木说。

简单生活的背后,是翻涌的时代浪潮。

80年代的中国,向世界打开了开放的大门,整个社会的商业环境处于蓬勃发展前的萌芽状态。中国政府向外商独资企业敞开了怀抱,越来越多的外商携带资金和技术来华寻求发展。

在北京大学完成学业后的克里木,站在时代的门槛,感受到了中国蓬勃跳动的经济脉搏。于是,他注册了一家外商独资公司,尝试利用所学所能,在连接中国与外部世界的渠道中寻找商机。最初,他注册的是经营计算机软件及硬件设备类的电子公司,那是1993年,是DOS操作系统仍占主流、Windows NT刚刚推出、互联网正在从少数人手中的科研工具走向广大群众的年代。

1993年,克里木拿到的外商投资企业批准证书,他投资15万美元,注册了一家主营计算机软硬件的外资企业(人民网记者曾书柔摄)

到了1997年,他发现,习惯喝茶的中国人,开始越来越多地喝起了咖啡。只不过,当时流行的多是加了奶精伴侣的速溶咖啡,香甜可口,却少了一点味道。

凭着自己对咖啡的热爱和对咖啡烘焙的了解,他决定转行做咖啡生意,生产新鲜焙炒的咖啡豆和咖啡粉,并起名叫“达琳”咖啡——达琳是阿拉伯半岛附近一个以生产咖啡豆而知名的小岛。

“达琳”是克里木的咖啡品牌,达琳一词源自阿拉伯半岛附近的一个生产咖啡豆的小岛。(人民网记者曾书柔摄)

20余年一晃而过。在中国这个以茶文化闻名的国度里,克里木的咖啡生意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。如今,克里木的生意伙伴遍布全球。除了进口咖啡豆,他也经常往来云南、海南等几个中国知名的咖啡豆产地,从中挑选优质原料,烘焙成产品出售。

克里木在云南的咖啡庄园里(受访者供图)

克里木认为,咖啡事业成功的原因之一,在于他搭上了中国改革开放的便车。

坐在北京郊区顺义的一座他亲手搭建的农家小院里,克里木一边给记者展示他历年来取得的各种证书和执照,一边冲泡咖啡。“中国各级政府对外商投资的态度一直以来都是热烈欢迎的,我能在办理各种执照的过程中能感受到种种便利。”他说,“另外,在开放的过程中,中国与其他外来文化不断融合,碰撞产生出了奇妙的火花,在衣食住行等领域都有所体现。”

克里木家里挂着的一幅写有“卖咖啡翁”的书法,这是他的中国朋友赠予他的作品(人民网记者曾书柔摄)

拿中国人对咖啡的喜好来说,对咖啡的接受度和偏好也是随着时代在改变。

80年代的许多中国人,是在邓丽君的一曲《美酒加咖啡》中,从精神上体会到咖啡是这么一种与“靡靡之音”相匹配的“资产阶级生活方式”。

90年代,克里木开始从事咖啡生意时,他的生意伙伴大多是中国星级酒店里的咖啡厅老板,以及外国驻华使馆和机构。那时候,一杯咖啡售价二三十人民币,听起来与如今的价位并无太大区别,但是考虑到工资水平和购买力,那时候的焙炒咖啡并非大众消费品,速溶咖啡才是更多中国人的选择。

如今,克里木60%以上的生意伙伴是中国大小咖啡店老板,交易额也明显大了不少。“中国的年轻人们还是喜欢喝卡布奇诺、拿铁之类的加奶的咖啡,口感更好,接受度更高。”克里木说,“不过,也有爱喝意式浓缩咖啡的。对这样的朋友,我会制作土耳其咖啡、阿拉伯咖啡与他们小范围分享。”

克里木站在他亲手搭建的中国式小平房前(人民网记者曾书柔摄)

一谈起中国这40年的变化,克里木的话滔滔不绝。他说:“各种变化太大了,这是一种全方位的、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”克里木说。不仅是生活环境、营商环境的变化,更重要的是,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上了数个台阶。城市之间的差距在不断缩小,曾经只有京沪穗等大城市独领风骚,现在每到一个中国小城,都会发现基建设施良好,城市规划整洁,发展各有特色。

克里木说:“事实证明,改革开放政策就像是一枚指南针,指引着中国的发展方向。全体中国人都在同一艘大船上,无论是农民还是工人,每个人都是政策受益者。”

克里木把改革开放这40年与他所喜欢的唐朝、明朝相类比,直言这三个时代是他所认为的中国最好的时代——“唐朝是盛世,是经济和文化发展达到同期世界发展巅峰的时代;明朝是开放的王朝,郑和七次下西洋,带来的不仅是经济交流,还有文化交流和文明互鉴;而改革开放以来的这40年也是前所未有的好时代。中国从一开始的‘摸着石头过河’,到慢慢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并向小康社会冲刺,在‘一带一路’倡议的带动下,正在进入另一个新时代。”

克里木说,现在也是中国与阿拉伯国家发展友好关系的最好的时代,中国改革开放的经验值得许多阿拉伯国家借鉴。“中国模式”、“中国经验”是近年来反复在阿拉伯舆论场提及的标签,人们都试图从中国近40年的崛起过程中寻找对本国有帮助的经验。“中国人独立自主的政治理念和外交政策、中国人民自力更生的精神,以及中国的反腐经验,这是我认为的最值得阿拉伯国家借鉴的内核。”克里木说。 

 
 

(责任编辑:佚名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精彩文章